叮咚快评 “老赖”副县长欠债超4000万还能安心为民服务吗?

  西藏亚东县副县长戴大鹏被指欠款超四千万元还被列为“老赖”一事,在网络上持续发酵。此前戴大鹏向媒体证实,因父母经营不善导致欠款,目前已归还部分。

  网帖曝光西部某县县委常委、副县长代大鹏欠债4144万被法院25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尽管媒体随后调查比对“老赖公告”和官方媒体信息发现,“老赖”代大鹏与西部某县副县长戴大鹏相貌特征及相关信息高度相似,作为围观者还是不敢轻易相信会是真的,而更希望这纯属一场带有巧合色彩的误会。

  “代大鹏”与“戴大鹏”系同一人被坐实,难免引来网友诸如公职人员违规经商,身欠巨债成老赖如何还能够异地当官之类质疑。尽管“代副县长”称欠款是因父母经营不善所致,但自己是否参与经营、债务又如何落到自己名下、身为政府官员又为啥不避嫌,甘愿为父母背上这笔巨额债务,显然疑点重重、有待追问。更值得关心的是,4000多万不是个小数目,背负如此大的包袱,“代副县长”还能安心从政、为民服务吗?

  公开资料表明,代大鹏曾长期在河南省信阳市新县工作,早前担任过县电视台台长、箭河乡乡长等职务,从2016年10月起便调离新县赴西部工作。而当年9月开始就有网民发文举报代大鹏欠下了2000万元债务,由此便有了“前往西部工作实为躲债”的质疑。新款标致308全系促销 限时团购价格新县某政府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,代大鹏在调职前,曾多次接受上级部门的考察,“代大鹏欠债的情况上级部门是知道的,因为不是所有的钱都是他欠的,所以组织部门也考虑到了相关问题”。

  即使欠债原因是家族企业从事房地产开发借贷所致,但司法文书显示代大鹏曾以公职身份在新县当地借款,这清楚地表明其插手经营,考察任用时究竟考虑到啥“相关问题”,让一个涉嫌违纪且背负巨债的官员异地任职?“代大鹏”与“戴大鹏”姓氏一字之差,究竟是“简写”“繁写”所致还是有其他什么隐情?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原本就是对外公开的,网帖扒出来曝光算不得侵犯隐私,“代副县长”父亲报警后,警方找曝光人且删除网帖又是为啥?

  目前,法院已介入调查核实,但既然已经在公共舆论场引发关注,管家婆三中三早在1983年艾滋病初露端倪时,,就不只是简单的欠债、失信事件,其他的相关部门有必要打破缄默,及时就公众关切的问题作出回应,既及时消除社会存疑,也避免消极影响继续扩散。